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天黑请闭眼(9)(幸村之死真相大白)

※简介
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让阔别多年的八位高中时期网球社挚友齐聚轻井泽山中别墅,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所有人按照10年前网球社最后一次合宿的杀人游戏死亡顺序相继死去。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你就是下一具尸体,天黑请闭眼,杀手已到来。(没看过前几篇的盆友可以在我个人主页里找呦)





☆第四个与真田谈话的是向日

“第一天你是什么时候到达别墅的?”

“大概11点半和侑士一起到的”

“路上有遇到谁吗?”

“大概半山腰的时候遇上了宍户”

“听说你在第一天晚上遇袭了,可以讲讲具体过程吗?”

“啊…那天晚上跟侑士一起散步,想上厕所,就准备在旁边解手,然后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就想走过去看看,然后就被打昏了”

“你们晕倒那天你有参与午饭的制作吗?”

“有”

“好的,你标记一下手冢出事那天你听到枪声时你所在的地方就可以离开了”



☆第五个与真田谈话的是忍足

“第一天你是什么时候到达别墅的?”

“11点半”

“讲述一下第一天向日被袭击时候的全过程”

“那天我和岳人晚饭后出去散步,他突然说要解手,我就想旁边等他,然后他突然大叫一声,等我过去看的时候他就晕倒在地了”

“当时他被袭击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

“没有”

“你们来得第一天,11点的时候精市给你打了电话,他跟你说了什么?”

“大概只是按错了,电话接通后什么声音都没有”忍足扶了扶轻微下滑的眼镜

“你最好不要跟我撒谎”真田突然缩短与忍足之间的距离  怒目而视

“当然了,真田警官,我所陈述的都是事实”

“手冢死的那天晚上你你在哪里”

“一直待在别墅”

“你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很能把控安眠药的剂量吧?所以你也能通过控制剂量来控制大家什么时候醒来”真田晃了晃手上安眠药瓶子的碎片“这个东西,你很熟悉吧”

“并不熟悉,我想这瓶子上一定写了使用说明,认识字的人应该都会用吧,真田警官?而且那天我并没有参与午饭的制作哦”对于真田指向性极强的逼问忍足好像一点也没有生气  反而嘴角上扬 勾出一个习惯性的招牌微笑

“哼”真田冷笑一声 “你标记一下手冢出事那天你听到枪声时你所在的地方就可以离开了”



☆第六个与真田谈话的是迹部

“真田警官,怎么样,问出什么线索没有”迹部挂着戏谑的微笑走进书房

“那是当然了”真田头也不抬的整理刚刚的审问内容

“真田警官不打算审问审问我吗?”

“我看没有那个必要了”

“也就是说真田警官不怀疑我咯”迹部悠闲的翘起二郎腿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的嫌疑的确是最小的”真田抬起头  直视迹部 “不过我需要你再陪我去一趟精市停车的地方”

“乐意至极”迹部耸了耸肩




*迹部载着真田将车开到半山腰  停在幸村的车旁
两个人走进旁边的树林

“你到底要本大爷陪你找什么啊”

“凶器”

“在这找?我记得忍足的尸检报告里说,杀死幸村的应该是不平坦的硬物?”

“哼,果然让我找到了”真田加快了脚步   在一颗树面前停了下来

“你说凶器是这棵树?”

“是的”真田指着接近树根部分早已发黑的血迹说
“迹部,在附近的灌木里帮我找找有没有一个塑料的东西”

“是这个吗”迹部指着草里露出半截的白色塑料问

“对,就是这个,我现在大概知道杀死精市的凶手是谁了”


*别墅里  所有人集合在客厅

“真田警官说他知道杀死幸村的凶手是谁了”迹部说

“啊?”众人面面相觑

“是的,精市的死虽然有意外的成分在,但是,间接导致精市死亡的人,是手冢国光”

“真田警官找到什么证据了吗”宍户问

“精市的准确死亡时间应该是11点到11点30之间,因为他曾在11点时给忍足拨打了电话,所以根据你们的口供,宍户,向日,忍足三人互相证明了对方没有作案时间。而精市死亡的第一现场是在他停车附近的树林中,所以如果没有交通工具是不可能将精市的尸体转移到别墅附近的垃圾堆放处,因此可以排除没有交通工具的菊丸与宍户。”

“可是这样不还剩下迹部和手冢有嫌疑?为什么就一定是手冢呢”菊丸一脸不解

“因为我发现了决定性的证据”真田拿出一个白色的塑料物体

“啊嗯?这不是本大爷刚刚在树林里找到的吗”

“这个是精市的辅助呼吸器,因为他患有过敏性哮喘,所以他一定会随身携带,迹部找到的这个只是一部分,刚刚我在手冢的车上找到了另一部分。同时,我在手冢车后备箱的夹缝里发现了未被清理干净的血迹。”
“同时,第一天晚上袭击向日的人应该也是手冢”真田补充到“应该是向日差点撞破了真在转移尸体的手冢,手冢不得已才袭击了向日”

“可是,手冢为什么要杀幸村呢?”凤觉得很疑惑

“我想应该跟精市最近在处理的案子有关,检查院最近在查手冢所代理公司的一个巨大财务漏洞,负责人是我和精市,在精市来之前手冢就多次联系精市,希望他撤销对自己公司的财产冻结”真田回答

大家所有所思  别墅安静了下来

“那杀死手冢和桦地的又是谁呢?”凤又问

“这个我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那这么说真田警官已经有很怀疑的人咯?”忍足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无可奉告”真田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  真田开始观看从凤那里拿到的时空胶囊卡带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谁?”真田停下正在播放的时空胶囊问









ps 真相终于一点一点的揭开了  这一系列故事终于走向后半程  杀死幸村的人是手冢还算让人大吃一惊吧  请大家不要大意的继续看下去吧!
(喜欢的盆友麻烦留下来过的痕迹)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