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天黑请闭眼(7)(神秘人物登场!)

※简介
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让阔别多年的八位高中时期网球社挚友齐聚轻井泽山中别墅,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所有人按照10年前网球社最后一次合宿的杀人游戏死亡顺序相继死去。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你就是下一具尸体,天黑请闭眼,杀手已到来。(没看过几篇的盆友可以在我个人主页里找呦)

※对时间做一个解释  众人昏倒是下午1点30
众人走出地下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哦

*忍足和凤回到别墅时已经是晚上了

光是将桦地的尸体从水里搬出来就花费了二人不少的力气

“大家,快下来”凤扯着嗓子向楼上喊到

不一会众人便在客厅集中了

看到桦地发白肿胀的尸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菊丸瞪大了双眼  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我和忍足前辈顺着小溪找草药,结果就在小溪里发现了桦地的尸体”凤解释道

“忍足,能麻烦你为桦地做一下尸检吗?”迹部皱着眉头说

“可以”

*一个小时之后  忍足的尸检报告就出来了

桦地的尸体因为经过溪水浸泡  所以判断具体死亡时间有些困难 
但是大概时间为昨天下午1点到6点之间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扭打伤与约束伤
致命伤是胸口的弹孔  凶手一击毙命 
他的手脚皮肤泡软膨胀  呈白色皱缩状的现象
应该是死后被人抛尸于小溪当中

“就这些?”迹部心有不甘

“嗯,在不解剖的情况下只能知道这么多”忍足回答

迹部轻叹一口气“谢谢了”

“哦对了,杀害桦地的枪应该就是桦地之前从宍户手上抢走的那一把,但是我和凤在附近没有发现”忍足补充到

*别墅外的长椅上 宍户和凤并肩坐着

“宍户前辈,我们究竟为什么会晕倒,然后再被搬到地下室”

“不知道”

“宍户前辈,那为什么凶手不趁我们晕倒的时候把我们都杀了”

“不知道”

“宍户前辈,凶手真的在我们中间吗?”

这次宍户没有回答

良久之后  他缓缓的说“长太郎,你相信我吗?”

凤先是一愣  然后坚定的说“当然了”

“那我们就来查一查谁是凶手吧!”

*想查出凶手的不仅仅只有宍户和凤  还有迹部

有一点迹部怎么也想不明白

凶手如果只是单纯想杀桦地的话为什么又大费周章的将所有人搬到地下室?

他们身上不深不浅的划伤究竟有什么意义?

*带着这些疑问  迹部重新回到了别墅的地下室

星星点点的血迹已经慢慢变成浅褐色

突然一个发现让迹部兴奋起来

盖在手冢身上的白布的边角处 竟有几滴喷溅状的血迹!

迹部心里清楚  他们身上的划伤  是不可能造成喷溅状的血迹的

所以这里是桦地死亡的第一现场?

迹部开始大胆的推测

那他们被移到地下室并划伤的的原因就是为了掩盖桦地死时所以留下的血迹?

*另一边  宍户和凤也有了新的发现

他们在别墅的窗户外捡到了一些瓶子的碎片

将这些碎片拼起来  便慢慢可以分辨出瓶身上“安眠药” 三个字及其用法

“这大概就是让我们晕倒的药了吧”

凤点头表示赞同

*结束了分别调查的迹部,宍户和凤正准备休息
别墅回归到一片安静之中

突然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彻整个别墅

原本已经休息了的大家全部从房间里出来 来到了大门边

迹部上前一步 将门打开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男人

身材高大  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  挡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他的身上全都是泥巴  雨水顺着头发滴下来

还没等大家开口问  那男人掏出一张警官证 

“我叫真田弦一郎,是幸村精市的恋人,我来找他”



※小剧场

「尸体间的对话」

【手冢,好像又有人来陪我们了】

【嗯】

【你有没有觉得  好挤啊】

【幸村 毕竟这个铁台子上已经躺了三个人了  我们是尸体  没有权利抱怨】

【好吧】

ps 哇我最近考试超级多 简直忙炸了  这次的更新可能略短  希望大家见谅  老样子  喜欢的盆友麻烦留下你来过的痕迹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