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天黑请闭眼(5)(悬疑推理剧情类)(高能)

※简介
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让阔别多年的八位高中时期网球社挚友齐聚轻井泽山中别墅,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所有人按照10年前网球社最后一次合宿的杀人游戏死亡顺序相继死去。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你就是下一具尸体,天黑请闭眼,杀手已到来。(没看过几篇的盆友可以在我个人主页里找呦)

*深夜的山林中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嗒…嗒”雨滴敲在落叶上 也敲在所有人的心里

“宍户前辈,迹部前辈他真的没事吗,他已经在手冢前辈身边跪了半个小时了”

“哎…给他一点时间吧,现在也许他才释怀了”

手冢躺在信号台旁边 额头上的弹口汩汩流着鲜血 漂亮的丹凤眼永远的闭上了
迹部跪在手冢身边 将他的上身微微抬起 放在自己的腿上 背对着众人

又过了一会儿迹部将手冢抱起  凤和向日搀扶着受了伤的宍户跟在迹部后面  向别墅走去

*别墅外站着早已等候多时的忍足和菊丸
两人看见众人急忙迎了上去

“手冢他…怎么啦”菊丸小心翼翼的问到

迹部没有回答  抱着手冢向地下室走去

“是桦地,我在树林里追上了他,他抢走了我的枪,在争执过程中子弹打伤了我的手臂”宍户有气无力的说

“啊,果然是他啊,宍户,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忍足拿出别墅的医药箱开始处理伤口

*地下室里
迹部抱着手冢的尸体 轻轻呢喃到“国光,我已经原谅你了,你醒醒好不好。十年前的照片一定不是你流出去的对不对,我只是在跟你赌气……”

站在地下室门口的忍足用轻到自己也听不真切的声音说到“小景…”

迹部将手冢的尸体抱起  与幸村的尸体并排放在铁制台子上  然后轻轻的用白布盖住手冢  就如同10年前他为在社团活动室睡着的手冢盖上衣服一样轻柔

*别墅外的长椅上

“宍户前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宍户晃了晃缠慢绷满的右臂“看,我像不像当年那个四天宝寺的白石藏之介”
“啊?”

“长太郎你还是那么迟钝,逊毙了”

“宍户前辈,你说十年前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

宍户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当年迹部前辈因为这件事情直接退了学去国外读书,之后再也没有跟我们联系过”

“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确实很大”

“那宍户前辈,你觉得迹部前辈他还恨我们吗?”

宍户没有回答 他点了一根烟  抬头看着天  若有所思

*迹部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却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他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十年前他和手冢的过往

「十年前」
17岁的手冢与17岁的迹部

电影院里迹部第一次拉起手冢的手  他没有拒绝
或许这就是友达以上 恋人未满?

网球社轻井泽合宿
18岁的手冢与18岁的迹部

两人坐在河边  手冢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照相机“景…景吾,来拍照吧”

快门按动的一瞬间 手冢的唇贴上了迹部的唇
然后又像蜻蜓点水一般飞快的离开了

照片定格了他们最甜蜜的一瞬间

“滴滴--滴滴”对讲机的声音将迹部拉回现实
那是他和桦地的专属对讲机

“桦地,是你吗?”迹部急切的问到

“嗯”

“人不是你杀的,对吗?”

“我…都…看…到…了”

“什么?”迹部不禁提高了音量

“凶手…是…你们…自己…人”

“桦地,你赶紧给我讲清楚。这样吧,明天下午两点,你在别墅附近的凉亭等我”

“是”

*此时 迹部房间门在正站着刚从外面回来的凤和宍户
两人站在门外  久久发不出声音

“宍户前辈,凶手…是我们…自己人?”

“长太郎,先不要慌,免得打草惊蛇,明天偷偷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可是 听到迹部与桦地对话的只有凤与宍户吗
别墅的另一个房间里  某个人正握着与迹部和桦地对讲机接通的备用对讲机  全身颤抖

*第二天中午 所有人照常围坐在饭桌边吃饭

迹部看了看手表    1点30

他准备起身 去往他和桦地约定好的凉亭见面
刚一站起来 他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
他急忙扶住桌子  才勉强站稳

“景…迹部,你没事吧”忍足刚想站起来搀扶迹部  便一头栽倒在地 

大家刚想说点什么便都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一个紧接着一个的昏了过去

迹部感觉自己眼前一黑  失去了意识

ps  在这篇里我挖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坑  十年前的“那件事”也初见端倪  聪明的盆友们也许大概已经知道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没看懂的也没关系  我大概会在下一篇具体写一下十年前的事

再ps  真的非常感谢一直支持着我的盆友们!你们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雪绯恋  @盼盼儿  @直至长风沙  @温蘅之  还是希望喜欢的朋友留下你来过的痕迹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