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天黑请闭眼(4)(高能高能)(有糖!)

※简介
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让阔别多年的八位高中时期网球社挚友齐聚轻井泽山中别墅,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所有人按照10年前网球社最后一次合宿的杀人游戏死亡顺序相继死去。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你就是下一具尸体,天黑请闭眼,杀手已到来。(没看过几篇的盆友可以在我个人主页里找呦)

*第二天一早

“昨天晚上我已经联系了警察,但是现在信号断了,估计是夜里的大雨让信号台出了什么问题,马上我会开车去查看一下,宍户 凤 你们跟我一起 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我也去”手冢的声音坚定的让人无法拒绝

“随便你”迹部答到

开车不到十分钟便到达了信号台
“果然是线路出了问题啊”迹部戴着绝缘手套检修着电箱

“迹部你们先看一下信号台,我和长太郎去附近看看”宍户拉着凤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景吾,你小心点,电线出了问题可能会漏电”

“不用你管,还有,别这么叫我,怪恶心的”迹部满脸不屑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在耿耿于怀吗”

迹部没有搭话

10分钟过去了
“果然还是修不好”迹部摘下手套

“迹部!我们有重大发现”宍户和凤从远处跑来
“啊嗯,什么”?

“因为夜里的大雨导致山路塌陷,下山的路被堵死了,警察可能也上不来”

“什么,那我们岂不是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了”迹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还有,我们在幸村的车上看到了他的行车记录仪,或许会录下什么关键信息哦”凤迫不及待的补充到

“好吧,那只能先回去了”

*回到别墅  忍足用行车记录仪连接上电视

画面开始播放
时间 上午10点整
行车记录仪显示的是一片宽广的公路
接着便听到了幸村的声音“喂,弦一朗,我马上就上山啦,不用担心,好的好的,等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时间 上午10点30
“糟糕,怎么这个时候没油了”只能听力幸村懊恼的声音
行车记录仪里显示的画面就是发现幸村车的地方

时间 上午10点50
“嘿!能不等帮帮忙,我的车没油了”幸村站在车前朝路过的一辆汽车大喊

那辆车停了下来  从车上走下来的  肤色黑的大个子--桦地

“我的车没油了,能不能帮我去山下买一些便携装的汽油,我就在这等你”

“好”桦地回到车上,车子掉头,往山下驶去

时间 上午11点10分
幸村依旧站在车边焦急的等待

画面突然一黑
忍足急忙上前检查
“该死,这行车记录仪居然没电了”忍足骂到

“那这么说,最后一个见到幸村的是那个桦地喽?”宍户若有所思

“但是那个桦地现在人在哪里呢?”菊丸挠了挠头发

所有人一齐看向迹部

“啊嗯?你们看本大爷干嘛,本大爷也不知道,我用专属对讲机也联系不上他,但是,人绝对不会是桦地杀的”不知道为什么迹部的语气里也夹杂着几分迟疑


*百无聊赖的一天过后  晚上众人坐在饭桌上吃饭
“到底该怎么办啊”

“现在只能等山路疏通了”

“外面有人!”凤冲着窗户大喊

窗外划过一个高大的人影
“是桦地!”宍户打开门就要追出去

“宍户前辈!等等!拿上别墅里的枪”凤将枪扔给宍户 自己也追了出去

“这两个家伙”迹部紧跟其后“你们,留两个人待在这里,别都跟来”

“他怎么连抢都不带,这么相信桦地吗?”手冢拿上枪追了出去

忍足刚想跟上便被向日拉住了
“侑士,你留在这里,你可以保护菊丸,他一个人不安全”

“可是,岳人你的伤…”

“我不要紧,我想亲自抓到那个打伤我的家伙”
向日拿着枪向树林深处跑去

*茂密树林中

“咚”一声枪声响彻整个树林

“哗哗--哗”树林里只剩下人奔跑的声音

“咚”第二声枪声

向日 迹部 凤发现了昏倒在地的宍户

“宍户前辈,宍户前辈”凤抱起晕倒的宍户喊到
同时也发现了宍户中弹的手臂

“手冢这家伙呢”迹部这时候才意识到手塚不见了

凤背起昏迷的宍户  同向日和迹部在树林中寻找手塚



「十年前」
*杀人游戏进行中

“第二轮咯,天黑请闭眼。杀手请睁眼,杀手请选择要杀的人,天亮啦”作为上帝的向日主持着游戏

“今天夜里,手塚被杀啦”

手塚推了推眼镜  什么也没说




ps 超级开心  有人关注我了耶 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老样子  喜欢这个故事的人留下来过的痕迹呦 找我讨论剧情也非常欢迎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