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天黑请闭眼(3)(全程高能)(有糖吃)

※简介
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让阔别多年的八位高中时期网球社挚友齐聚轻井泽山中别墅,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所有人按照10年前网球社最后一次合宿的杀人游戏死亡顺序相继死去。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你就是下一具尸体,天黑请闭眼,杀手已到来。(没看过几篇的盆友可以在我个人主页里找呦)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旅行箱搬回别墅
巨大的旅行箱立在客厅中间 却没人敢打开

许久之后迹部站起来 缓缓将沉重的旅行箱放平

忍足见状也上前帮忙  作为医生见惯了生老病死的忍足在箱子打开的一瞬间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扭曲的姿势和狰狞的表情无疑给在场的所有人心灵上来了沉重的一击 

菊丸闭上了眼睛扭过头

宍户轻轻拍了拍凤颤抖不止的身体  叹了一口气

“忍足,你能做尸…检吗”迹部迟疑了一下

“能吧…”

“桦地,帮忍足医生把尸体搬到地下室”迹部朝楼上喊到

这一次意外的无人应答
“桦地?”迹部又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那个桦地能跑到哪去”宍户皱了皱眉头

“这么来看的话,从下午开始,那个桦地就不在了”忍足推了推眼镜

“喂,你们不会是在怀疑桦地吧,那家伙虽然不善言辞,但可是本大爷的亲信,收起你们那些毫无根据的怀疑”迹部的口气里全是不满

众人无语

“先尸检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手塚打破了僵局

手塚将幸村从箱子里抬了出来

“咔哒”一阵清脆的响声

幸村的手机随着手塚的搬动从箱子里掉了出来

迹部捡起手机按亮屏幕  屏幕上出现的是幸村和另一个男人的合照  照片上的幸村笑得眯起了眼睛
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  

“有密码,打不开”迹部放下手机

*除了在尸检的忍足和受了伤在休息的向日  其他所有人都坐在客厅里

一声响雷吓得所有人一抖  刺眼的闪电映亮了每个人的脸  不一会外面响起了雨水敲打窗户的声音
滴滴答答 仿佛也敲在每个人的心上


*地下室里

光是缓解尸僵忍足大概就用了快一个小时
地下室不透风  忍足的衬衫早就被汗浸湿

向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  走到忍足后面 用手环住忍足的腰  把头埋在忍足的背上 呢喃到“侑士…我怕…”

忍足轻轻叹了一口气 把手套摘掉 转过身来搂住向日“岳人,别怕,我在呢,你回房间乖乖休息,我一会儿就去陪你”

“我不要,我想跟侑士待在一起”

“好吧”

忍足对幸村的尸体进行了初步的检查

向日在旁用小扇子轻轻为忍足扇风



*一个小时后
忍足回到客厅 向大家报告了尸检的状况

死亡时间大概已经有将近12个小时  关节不能曲屈尸僵基本遍及全身 ,指压尸斑开始退色,角膜高度混浊,眼结合膜开始自溶。

由此可以判断是昨天中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遇害(现在自己过了晚上12点  所以是第二天哦)

眼结膜和上下唇粘膜都有少量出血点  凶手在幸村死前应该有一个 扼颈的行为

身上没有发现威逼伤 可能是因为凶手身材高大  或者凶手是幸村的熟人

致命伤应该是头部的撞击伤  伤口表面不光滑 由此可以判断致伤工具应该较为粗糙

死因应该是粗糙物体撞击头部造成颅内严重损伤 呼吸系统衰竭死亡,当然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更多具体的尸检还是要等警方来才能进行。

忍足像连珠炮似得汇报了初步尸检的情况“还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幸村是10点到2点之间死的,那么…下午4点的时候,是谁给我们发的短信…”



迹部突然觉得很冷  好像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ps  这一篇写了一些关于尸检的东西  本人纯粹只是喜欢这一类型的书  所以如果出了什么蠢蠢的错误还请见谅呦

再ps   还是希望有点小喜欢的人留下来过的痕迹  对于剧情方面有建议的盆友可以评论或者私我  谢谢支持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