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帅帅

圈中过气写手+十八线小破画手 BG&BL通吃 和平爱好者 拒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撕逼 欢迎同担 一起来吹爆他们呀 微博@曹帅帅12396 QQ 1309727514

手冢×你


这这这这篇  是我川写给我的

作者 @古小川妹妹^u^

文中的你就是帅帅我本人了

看完果断患上糖尿病

我现在就是手冢妻子了   对没错

我暴哭为我川打call

-------------------

15岁,你从网球月刊上第一次读到手冢国光的名字,当时的他正要远赴重洋到德国参加训练准备踏入职业网坛;而你则是高中校园里一个即热爱写作又喜欢体育的少女,你上课时久不久开着小差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或是看着窗外上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的少年们,或是偷偷在课桌底翻阅着网球月刊,你梦想着成为一名体育记者。

20岁,手冢国光已经参加职网两年了,极高的天赋和异于常人的勤奋让他在世界网坛崭露头角,虽然还没拿下大满贯,但却在各种比赛中抢分让排名直杀世界前八,最终在收官的时候拿到了大师赛的入场券。而那时正在念新闻系的你,有幸在游学活动中现场观看了他的比赛,那时候你的脑内还保留有少女时代一般的幻想,但是你摇摇头,你们的差距太大了。

25岁,这是对于你们两人极为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手冢国光第一次在温布尔登问鼎大满贯;这一年,刚拿到硕士学位的你经过了重重考核最终进入电视台的体育频道,成为一名体育记者;这一年,你们相遇了。

那是五月的巴黎,你第一次跟随台里的法网报道团队外出采访,手冢国光作为亚洲唯一的男单种子选手,是你们重点采访的对象。拿着话筒直面球员采访的位置肯定轮不到你一个刚入职的新人,你的任务就是:学习、打杂、在前辈出意外的时候顶他的位置。
照理说你们的交集是网球,你们应该是因为网球而相遇相识。
但一切都是那么机缘巧合,是上帝的安排让你们在那里相遇。
五月份的巴黎天亮得很早,那是市郊的一个公园,离你住的酒店不远。第一次重大赛事的采访任务让你倍感压力,清早天刚亮你就行了,索性到公园里晨跑。公园里的路不是那么的平,你不小心扭到了脚,你倍感无助的坐在地上,正想着要打电话给谁寻求帮助的时候,手冢国光跑到了你身边。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蹲下来用温声细语地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脚扭到了。
这时你才注意到手冢也是来晨跑的。
能走吗?
你在他的搀扶下尝试了,疼,特别疼。
他问了你的地址,你怔怔地又机械地回答完他以后,他二话不说就把你背了起来。
我先带你去找医生处理。
你们一路无话。
你是因为疼痛又震惊,似乎还有点惊喜。
医生给你冰敷,打了封闭,嘱咐你不要乱动,好好休养。
然而怎么可能,台里竞争激烈,错过了这个村便没那个店了,你咬着头皮,拄着拐杖来到了记者区开始一天的工作。
手冢国光今天有比赛,没有太大悬念的胜利,赛后依旧是来到了混合区接受采访。
连续的高强度工作,前辈的嗓子喑哑得说不出话,而手冢已经就要走到了你们的采访区,全国都在看着直播。
前辈把你一推到摄像机前,去吧,交给你了年轻人。
你拿着话筒的手还是颤抖的,手冢已经来到了摄像机前。
脑子里嗡的一声,你没有注意到手冢眼睛里略微惊讶的神情。嘴巴上机械地问出那几个常规的问题,而手冢也都彬彬有礼的一一作答。他不再像刚出道的时候被人诟病的那样,接受什么采访都是冰着一张脸,而语气中多了一份谦逊和客气。那时你坐在电视机前跟家里人一起看转播,你耸耸肩说,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啊。父亲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人都是会因为世俗的眼光而要牺牲自己的,手冢也不能例外。
你死死地盯着手冢的脸,拿着话筒的手已经出了一层层的冷汗。他回答的时候尽量看着你的眼睛,但这却让你更紧张了。
采访终于结束,摄像师说可以了,转播信号被掐断,你这才闭上眼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等你睁开眼的时候,手冢还没有走,他的目光还是锁在你的脸上,脸色比刚刚采访的时候要冷了不少。
为什么不遵照医嘱休息?
如你所见,我要工作啊。
你无奈地,但如实地回答了。
手冢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你们每天都在采访区见面,你依旧拄着个拐杖,他配合你的工作,每每当摄影师掐断了镜头,他看你的颜色就更冰冷了几分。
直到那场决赛,二比三惜败给对手的他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地走近了采访区,又一次冲击大满贯失败。
这一次采访总觉得很艰难,艰难到你觉得你要失声说不出话来了,然而手冢却神色如常地完成了采访。
摄影师比了个OK,你拿着话筒的手泄气一般地垂了下来。
这一次手冢的眼神没有变得冰冷,反而恢复了第一次见到你时那样的温声细语。
你哭过了?
你点了点头。
不要那么傻。
他惜败对手你比他还难过,你哭了他却比你还难受,大概就是你们当时心情的写照了吧。
他转身走了,却不知道在哪里搞到了你的电话,过了那么两个小时,电话打来了。
你忙完了吗?
忙完了?
我们出来喝一杯?
好的。
迁就你受伤的脚,地点选在了你住的酒店旁边的一家bar。
手冢要了杯威士忌兑冰,你疑惑地睁大了眼睛。
反正结束了,今晚放松一下不可以吗,要备战温网那也是明天的事了。
你们谈天说地,发现除了网球以外共同话题也不少,末了手冢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你脑子里炸开了烟花。
什么时候?
你忍痛拄着拐杖第一次采访我的时候。
你不是采访完转身就走掉了吗?
那我今下午输了决赛你为什么哭呢?
是这个理了。
心意相通,手冢平时不太有表情的脸上努力扯出了些弧度,他在向你靠近。
他握住了你的手,先亲吻了你的额头,让你闭上眼睛,接着来到了你的嘴唇。
只是轻轻点过,便放开了,你们的脸都灼热了起来。
你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说要回去,明早要赶飞机回去。
他点了点头,离开酒吧的时候搂着你的腰,你安心地把一只手手交给他握着。
他把你送到房门,再次给了你晚安吻才离开,那一夜你睡得格外香甜。
事情是回到东京才发生的,有好事的狗仔蹲点拍到了你们走出酒吧时候搂在一起的样子,你胆战心惊,拿着报纸的手不住地抖,耳边还闪过台里同事的风言风语。
也不知道是谁,手冢因为贪恋温柔乡才失掉冠军的吧?
根本不是这样的!
你忍不住想反驳,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
手机响了,你挪到了楼道外才接起来。
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疏忽了,经纪团队已经在想办法公关这件事了,还好没有拍到正脸,我......对不起......
我没事,不要担心。
事情没有被压下去,舆论的谩骂声还是一阵结果一阵,就因为手冢与冠军失之交臂,就因为决赛结束那天晚上他跑来找你表明心意却被拍到了。
其实这对于手冢来说,这根本是两码事。
决赛打不打, 他都是要谈恋爱的;恋爱谈不谈,网球也还是要打的。他拎得清楚得很。
他不屑于跟外界交代太多,唯一害怕的是你的身份被曝光,生活会被打扰,这是他本不愿的。
我还是很担心你。
不要担心我,不是只拍到了背面嘛。
还好媒体无论如何翻云覆雨也还是没查出来是谁,手冢闭口不谈,你知道他会用行动来说明一切。
你们真的没有再见面,为了备战温网,他的训练强度越来越大,你的脚好利索了,工作也在慢慢步入正轨,法网时候你的表现让你在温网中得到了领导的垂青。你们每日连那半小时的通话时间都是奢侈。
温网的时候你们不敢再偷偷见面了,像平常一样通电话。每天唯一见面的时间,就是在赛后的采访区。
决赛,25岁的手冢又一次踏上了决赛的战场,温布尔登的阳光刺得让人睁不开眼。
六个小时的鏖战,以最后一记零式削球结束了比赛,他跪倒在草坪上对天怒吼。
他做到了,而你在场边幸福地见证了这一切。
眼泪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满了面颊,比起法网的时候难过的泪水,这是幸福的,激动的。
他大步走向采访区,摄像机已经对好了角度,摄影师提醒你快擦干眼泪,这是直播信号,可你越擦眼泪就流得越厉害。
手冢来到了你身边,你刚想递过话筒开始采访,他却一把搂住了你。
别哭了,再哭就亲你了,全球直播的。
他在你耳边小声说。
你听了他的话擦干眼泪,可他却食言了,等你好好地看着他的那一瞬,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足足五分钟的深吻。
场边观众席掌声雷动,而这一切,全部被你们身前的摄像机记录了下来。
随后的采访,手冢自己主动谈起了法网时候的绯闻事件。
这不是绯闻,你们拍到的是我的爱人,有什么问题吗?
恋爱打球两不误,手冢让批评的声音都闭了嘴。
后来每一次比赛的采访,不论输赢,他都会先来到采访区找你,先亲吻你,然后开始采访。

26岁,又是一年的法网。
你们再次回到了相遇的原点。
这一年手冢越战越勇,先是在年初拿下了澳网,但是法网呢?这个让他折戟沉沙的地方。
你知道祈祷没用,但还是每天偷偷地祈祷他健健康康,不要受伤。
手冢最终不负众望,横扫千军登上了冠军领奖台,排名也直升世界第一。
一年前的这一晚你们确定了对方的心意,但是却被千夫所指。
这一年呢?
你不知道手冢又会给你什么惊喜。
照例的一吻,开始常规的采访。
末了手冢示意不要掐断信号,拿过你手上的话筒,对着摄像机说,现在换我来采访。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话筒对向了你,手冢单膝下跪,等着你回答。
愿意。
天啊手冢你都做了什么?
答应了之后你才发现手冢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向你求婚,这一度是当时整个体坛最轰动的话题。

27岁,比起高调的求婚,你们的婚礼却低调得出乎意料,拒绝了所有媒体的报道,只邀请了关系相近的亲朋好友,在巴黎附近的一座城堡里举行,纪念你们相识的地方,巴黎。

那再后来的事,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

完。

评论(2)

热度(35)

  1. 古小川妹妹^u^曹帅帅 转载了此文字
    捂紧马甲